白洋淀旅游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本栏推荐文章
  • 最新图文咨讯
  • 本栏热点排行
白洋淀旅游问答
  • 本栏最新文章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发布时间:2011-03-05    作者:5177happy.com    来源:白洋淀旅游网    浏览:
导读:张鸿,河北保定市安新县白洋淀人,1921年生。1940年入伍,1947年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任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八旅二十三团二营四连连长,该连是解放石家庄战役中的“尖刀连”,战后荣立集体特等功…

 

雁翎队员张鸿

 

张鸿,河北保定市安新县白洋淀人,1921年生。1940年入伍,1947年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任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八旅二十三团二营四连连长,该连是解放石家庄战役中的“尖刀连”,战后荣立集体特等功。他还曾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北平、解放太原、解放兰州、抗美援朝等战役。战争结束后曾到南京学习军事、文化等,离休前任北京军区63军步兵师副师长。1979年离休,现在石家庄市红军大街解放军某部干休所安享晚年。

 

以血肉之躯突破内市沟、六分钟杀开胜利路———翻开解放石家庄的历史,以神速突破内市沟的前锋“尖刀连”往往让人记忆深刻,这个连队在最为关键的战争中不怕流血牺牲,敢打敢拼,120多名战士最后仅剩20多人。他们用鲜血打开了突破口,成为历史上第一支踏进石家庄内市沟的解放军连队。

 

8月23日,当年“尖刀连”指挥员———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八旅二十三团二营四连连长、如今86岁的张鸿老人再度谈起那场斗争时,依然满怀激情,他的神情时而紧张时而激动,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敌人说突破内市沟至少要三年,我们最后只用了六分钟。”如今86岁的张鸿老人腰板硬朗,精神矍铄,眉宇间依旧透着当年叱咤战场的军人风采。他感慨地说,英雄的“尖刀连”用满腔热血创造了战场上的奇迹,以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书写了解放石门的辉煌历史。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解放石家庄前夕任“尖刀连”连长

 

张鸿从19岁开始就和军队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八路军在他的老家白洋淀秘密招兵时,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报了名,就这样开始了军旅生涯。抗日战争结束后,他所在的军队被合并到野战军,他也因此随军准备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

 

白洋淀当年是敌占区,在敌占区参军、当兵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一般都是家里特别穷的或者家里孩子比较多的才入伍。我们家是贫农出身穷,从十几岁开始我就和四个哥哥给地主扛长活,在冬天没活干的时候就只能回家。1940年10月,我刚回到家里,就听我们家附近的村公所里的人说八路军来秘密招兵了,我当时没多想就报名了,心里就觉得参军抗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我记得当时参军的要求还很高,和我一起报名的有3个人,可名额只有1个,最终我幸运地入伍了。虽然家里人当时一直不愿意让我走,但在确定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偷偷从家里逃走,被村里送到区小队———也就是当时的‘雁翎队’,从此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日军投降后,我所在的队伍被合并到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我就不断地随军围绕北京—石家庄、石家庄—郑州、石家庄—太原三条铁路线和敌人展开斗争。保北战役结束后,部队接到命令开始在获鹿附近练兵,战士们每天练习爬城、爬沟、进攻,但是其实大家当时都还不知道这是在为解放石家庄做准备。而我又在这时候被派往外地培训、学习。

 

学习本来是安排的8个月时间,可是不到一个月我就被调了回来,我心里正嘀咕,团里的领导就找我谈话了,说要把我从三营八连调去二营四连当连长。当时大家都知道,四连作为主力连在战斗中多次立下汗马功劳,全连多是苦大仇深的冀中子弟兵,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被冀中军区首长表彰为“打不烂拖不垮的硬四连”,是八路军的根,而且四连的装备也好,全是收缴来的日本装备。当时让我领导这么好的队伍,我心里还真有点发憷,怕领导不好,可我并不知道当时首长们已经准备让四连做攻打内市沟的‘尖刀连’了。

 

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

 

一天一夜的战前准备

 

“我在四连训练了一阵之后,才接到正式的命令选定二营四连为‘尖刀连’。”张鸿老人回忆说,当时对石家庄的大概印象就是周围没有城墙,却设有外市沟、内市沟和核心工事三道防线,是国民党军事重点设防的城市。

 

“尖刀连”的任务就是要突破最为艰难的内市沟,战斗打响前,国民党甚至预言“突破内市沟至少得用三年”。
与外市沟的深沟和岗楼相比,内市沟更为复杂,在这条周长18公里、深宽各5米的沟里,设有尖木桩,沟外有铁丝网、挂雷和鹿砦,还有1米多深的积水,沟沿设有比外市沟更加稠密坚固的高堡、地堡和野战工事。敌人深知有内市沟则有石门,无内市沟则无石门,所以敌师长刘英派了自己的三十二师直接把守内市沟,把这条沟修筑成主要防御阵地。

 

沟怎么过?敌人怎么打?几乎是我们那段时间讨论最频繁的问题,因为是沟不是墙,我们没有突破的经验,只能考虑各种方法,我们当时想出了几个作战方案:第一个是放梯子;第二个是用梯子架桥,第三是爆破,用炸出来的土推进内市沟,试图填平内市沟再架梯子进入。

 

我把四连分成了突击排、爆破排和二梯队,划分了战斗小组。11月9日晚开始,我们在夜色的掩护下,顶风冒雨,展开了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先挖卧射、跪射、立射掩体并筑成地堡,再把掩体和地堡横向贯通,筑成战壕。到10日拂晓,我们挖了将近400米的战壕,还在敌内市沟旁的碉堡附近挖好了炸药室,在旅工兵连的协助下,安放了成吨的炸药。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指挥“尖刀连”六分钟打开突破口

 

敌人做梦也没想到,仅仅一夜的时间,我军就在一马平川的开阔地下埋藏了千万把仇恨的“尖刀”,而且我们还要把这把“尖刀”狠狠地插到敌人心脏里去———回忆到这里,张鸿老人突然兴奋了起来,不断给我们比划着形容当时的工事,不断给我们讲解当时的作战方法,仿佛他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上,他又和战友们一起研究战术动作和具体打法……

 

11月10日下午4点,随着我们炮兵爆破千斤炸药,总进攻就开始了,炸药把土轰上了几十米高的天空,到处都是硝烟和土浪,几米深的沟壁被炸成了平缓的斜坡。我们‘尖刀连’100多名战士像离弦的箭,跃出战壕,向滚滚的硝烟土浪里冲过去,从炸开的缺口里跳入五米多深的大沟。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这时守卫的敌人也拼命地向沟里投手榴弹、燃烧弹,冲在最前面的副连长和二排长、三排长都不幸壮烈牺牲,鲜血立刻染红了焦土,我们什么也顾不上,我来回在沟里指挥着,梯子队马上跟了上来,沿着搭好的梯子,大家争先恐后地向上攀登,但是因为敌人的火力太猛,上的人又多,第一次梯子支撑不住折了,人都被摔在了沟里,但在敌人枪林弹雨中,我们没有半刻停歇,第二个梯子又搭了上来……我们急中生智,想到了搭人梯,大家一拥而上,用人梯把人一个个顶了起来,又搭成了折不了的人梯,一个接着一个像离弦的箭,越来越多的战士跳出了内市沟……

 

从开始冲锋到此时,秒针围着表盘刚转到第六圈!六分钟,只用了六分钟!敌军叫嚣的‘突破内市沟至少得用三年’的预言被彻底粉碎了!他们万万没料到,我们会如此快地占领沟沿,慌忙以密集的子弹扑向我们进入内市沟的战士。30米外的西南兵营里涌出20多个敌人,端着刺刀,像疯狗一样嚎叫着猛扑过来,试图把我们打开的突破口夺回来。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重伤八班长引燃炸药包

最亲密战友的鲜血都洒在了内市沟上。张老感慨着,伴随着6分钟打开突破口,与他生死与共的120多名战友有100多名都牺牲了,“只要是战争,就离不了流血牺牲”,张老叙述战争的高涨兴致一下子陷入了对战友的深深怀念中,在当时的战场上,生死显得微不足道,只有到战争胜利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战友离开了,那场辉煌的胜利,不知道是多少战友用鲜血换来的。

 

敌军要把突破口夺回来,而我们为了让第二梯队的战友们迅速冲进来,进一步扩大突破口。我当时安排三排巩固突破口,一、二排奋力向两翼扩展,而我们要扩大突破口就一定要炸毁敌南兵营的围墙!八班长刘英福抢到了爆破任务,他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它是石门还是铁墙,坚决炸开它!’他夹起炸药包,选好地形冲进了交织的火力网里,瞬间接近了围墙,敌人的火力霎时集中在他身上,他的胳膊和腰部涌出了鲜血。我看见他拖着直愣愣的双腿,用牙咬着炸药包,猛地点燃了引线,坦然地高喊了一声:‘连长,你们就听响吧!’‘轰隆’一声,围墙被炸开了一丈多宽的大豁口,打开了歼灭西南兵营之敌的胜利通道。

 

南兵营突破了,敌人纷纷落荒而逃,随后,大部队从我们打开的突破口迅速进入了内市沟,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我这时集合了一下部队才发现真是伤亡惨重,120多人的连队只剩下了20多人,每个人身上都凝着紫红色的血斑,面孔上沾满了黑灰的硝烟,我和指导员的嗓子都已经哑了,6个排长、1个副连长,死的死,伤的伤,很多熟悉的面孔都已经牺牲了……首长当时让我们撤走,但战士们都斗志昂扬,我们又重新组合成了一个排,战友们身上带着斑斑血迹互相搀扶着进入了核心工事的硝烟和战火中……

 

解放石家庄的“尖刀连”连长——雁翎队员张鸿

 

解放石家庄,解放中国,不计其数的勇士为之献出了生命,人民不会忘记他们,新中国不会忘记他们,这种感动与崇敬将永远珍藏在900万石家庄人的心中。

 

关键词: 石家庄战役,晋察冀野战军,解放石家庄,雁翎队,白洋淀历史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视频_白洋淀上雁翎队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言论。
评价:
表情: